【武漢肺炎專題】冠狀病毒究竟有甚麼可怕?

中國大陸自 2019 年 12 月起在武漢傳出不明的肺炎症狀,起初並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只是過了一個月到現在嚴陣以待。當消息出現了「冠狀病毒」的時候,大家突然回憶起SARS當年香港就似地獄的日子。但究竟冠狀病毒究竟是甚麼?有甚麼值得那麼可怕? 冠狀病毒 (Coronavirus) 其實是一類病毒的總稱,在電子顯微鏡下,邊緣近似日冕突起,像王冠一樣。在其冠狀病毒亞科下,分為α、β、γ、δ四個屬。冠狀病毒是有包膜的病毒,其遺傳物質為正鏈RNA基因組卻有具有螺旋對稱的外殼蛋白。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的大小介乎 26 到 32 千鹼基對之間, 是非常巨大且複雜的RNA病毒。冠狀病毒在自然界頗為常見,在家畜、鼠類、野生哺乳類動物等的身體上,尤其蝙蝠中特別常見,是天然的宿主。 已知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共有七種,其中包括 SARS (非典型肺炎) 同埋MERS (中東呼吸綜合症),而引致武漢肺炎的冠狀病毒則是一種新發現的冠狀病毒。 但,有甚麼值得那麼可怕? 1.

Continue reading【武漢肺炎專題】冠狀病毒究竟有甚麼可怕?

科學家在深海發現接近 200 種大堡礁珊瑚品種

科學家近年在澳洲的東北面深海發現接近 200 種大堡礁珊瑚品種,是原先估計的六倍有多。相關文獻已在12月11日在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發表。是次研究更重要的是在深海發現差不多每一個珊瑚演化類別,為未來的保育計劃提供一個新的方向。 「深海珊瑚礁比我們想像中更多樣,更有趣。」 共同作者、亦是 Museum of Tropical Queensland in Townsville, Australia 的珊瑚生物學家

Continue reading科學家在深海發現接近 200 種大堡礁珊瑚品種

地面沉降了!是甚麽?

近排在媒體政界翻天覆地就是關於大大小小沉降的新聞,無論沙中線或西鐵線,甚戓乎不同的地鐵站都傳岀沉降超標的消息。畢竟小弟也可能算是半個工程師,很多其他行業的朋友都不斷追問小弟沉降的問題:會塌樓嘛?會地塌嘛?之類的。相信大家進來也是想問這些問題,就讓我為大家腦補一下什麽是沉降啦! 好!首先我地我地由沉降這個詞語說起吧。沉降,英文 settlement,或者 soil settlement ,定義與我地平時一般理解的差無幾,就是地面向下的移動,有時亦會理解為挖掘空間周圍地面的向下移動,例如隧道,豎井或地下室,通常是由於其土壤因負載受壓增加或土壤移位所造成。沉降是一個結果,其沉降的程度取決於一籃子的因素,包括例如弱承托力土壤、土壤沉降 (Consolidation) ,土壤壓實 (Compaciton)、地質狀況、水土狀況、工程辦法、工程範圍等等。其中最主要的其中一個因素是關係於工程辦法的地下水改變。當工程進行時例如挖掘、打樁等等,隨著水離開土壤,地面有機會開始下降而形成沉降現象。 在不同工程進行當中,建築物或地面沉降或多或少可以說是不可避免的,亦是很多工程中(例如填海)工程師會優先處理考慮的問題。不平均沉降若出現在路面上,可能會引致路面下陷,地下公用設施(電線、管道)損壞,若在飛機跑道出現的話,更可能會釀成飛行事故。地面沉降很少會影響到建築物的結構(一般打樁會穿過會下降的泥層到一個堅硬的地層),但是如果建築物的地基若產生不平均沉降的現象,小則令建築物傾斜,大則影響建築物的結構(例如有著名的比薩斜塔)。 要量度或者監測地面沉降的幅度,工程師會跟據土壤的狀況,在地面上下安裝一些探土/測量的儀器,以探土/測量的方法去檢測,比較常見的會有不同種類沉降測量點 (Ground Settlement Marker) ,然後在工程進行當中時期長時期監測,以「走 Level」或其他的方法和一個固定的測量點進行比較。另外,工程師會考慮不同的工程辦法和建築物的狀況去定立一個「響鬧」系統 (Alarm System), 當地面沉降的幅度超過某一個水平,就會通知各方進行補救措施。 所以地面沉降了,是正常不過,重要的是「響鬧」系統是否行之有效。今次說到這裡,請多多指教。

Continue reading地面沉降了!是甚麽?

地震前兆:地震之前的重力變化?

最近研究人員首次發現並檢測到在地震前地球引力場有短暫的變化。他們亦指出,開發感應器來檢測這種瞬間短暫的重力變化信號,有助開發新的海嘯和其他地震危害的預警系統。 巴黎地球物理研究所 Jean-Paul Montagner 和他的團隊,分析了2011年日本東北地震期間記錄的地球重力和地震數據。在其中,他們發現了到超出背景地震雜訊的信號,信號在地震波到達前幾秒發出,與其振幅與理論模型預測一致。 理論上,地震會引起地球質量的再重整,對地球的引力場產生可觀察的變化。靜態重力變化,在以前已經可以由超導重力儀和衛星重力梯度儀,在地殼破裂結束後長時間後觀察到,而這些變化與理論預測的一致。除了靜態信號,在地震波到來之前,出現在破裂期間瞬間的重力變化,和所產生的即時重力的信號通常非常小,而會因被背景地震雜訊所覆蓋影響而被重力傳感器所忽略。因此,為了增加檢測的機會,有必要考慮在背景地震雜訊低的環境中記錄非常大的地震。 在報告中,研究人員分析了在2011年日本9.0級東北大地震期間,在神岡觀測站的超導重力儀記錄數據和來自日本網絡F-net五個附近寬帶地震儀的破裂期間的即時重力信號。通過統計分析,發現在數據中存在即時重力信號的重要證據。這一項發現,與前述理論預測的信號幅度一致,亦有助開發新一代傳感器測量地震震動的重力前兆,並提供關於地震地殼破裂開始的新見解。 Nature Commun. 7, 13349 (2016) | http://dx.doi.org/10.1038/ncomms13349

真.食自己細胞—2016年諾貝爾醫學獎

日本科學家大隅良典,因發現細胞的自噬機制,獲得2016年諾貝爾醫學獎。他在其出版中闡明了細胞潛在的自噬、降解和回收細胞成分的基本處理機制。 自噬機制究竟是什麼? 在1950年中期,科學家觀察到一個新的細胞隔室,內裡包含能夠消化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酶。這個專門隔室被稱作「溶酶體」,而其作用是作為降解細胞成分的工作站。但是直到大隅良典利用麵包酵母設計實驗,闡明酵母自噬的基本機制,並發現細胞中類似的精良「機械」,才確定基因的自噬機制。 大隅的發現令我們對於細胞如何回收其成分有更深的理解,也令我們更理解許多其他生理過程,例如在適應飢餓時自體吞噬的重要性。另外,若達致若干條件,自噬基因的突變亦可能導致疾病,包括癌症和神經系統疾病等。 突破性的實驗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研究人員集中研究用於降解蛋白質的另一個系統,即「蛋白酶」,但這個機制並沒有解釋細胞是如何處理更大的蛋白質複合物和破舊的細胞器,大隅在此研究領域也十分活躍。 大隅當時面臨重大挑戰,因酵母細胞經常用作人類細胞的模型,亦對複雜的細胞生理過程有重要的基因鑑定作用,但是酵母細胞都很小,而其內部結構絕對不容易在顯微鏡下觀察,因此當時他並不確定自噬體的存在。大隅後來仔細思量後,認為如果他能夠在自噬過程活躍時,打斷液泡中的降解過程,自噬體會在液泡內累積並可見於顯微鏡下。大隅的實驗不僅證明了酵母細胞中自噬體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他辨認並描述出參與自噬過程的關鍵基因及其編碼的蛋白質和蛋白質複合物。 由於大隅和其他科學家的努力,我們現在知道自噬控制了降解和回收細胞成分此重要的生理功能。自噬機制能迅速將細胞成分再生,在細胞中的應用相當廣泛:如在感染後消除侵入細胞內的細菌和病毒、協助胚胎的發育和細胞分化,還有消除受損的蛋白質和細胞器。 實驗後的應用 現時,科學家正在研究自噬中斷與柏金遜症、2型糖尿病和其他老年病症的關係。另外,自噬基因的突變亦有機會引起遺傳性疾病和癌症。經過深入研究,科學家正在開發各種疾病靶向自噬的治療藥物。 自噬已經被發現50年,但其在生理學和醫學根本的重要性在1990年的大隅良典的研究發表後才獲承認。這位日本科學家在1945年誕於日本福岡,1974年在東京大學獲得了博士學位。其後在美國經歷了三年後返回東京,1988年建立了他的研究小組,自2009年起成為東京技術研究所的教授。 資料來源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medicine/laureates/2016/press.html